凯时娱乐 > 新闻中心 >

新闻中心

小时候以为轿车是“大官”的专利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包车子

作者:凯时娱乐  来源:凯时娱乐官网  时间:2019-09-08 05:50  点击:

  孩提时,屋场上,大人们都习惯将马路上奔跑的“乌龟壳”叫包车子,长大读书后才知道,其实那是小轿车。

  在那个跨越千年的故乡小村,出门有一条亘古不变的三尺小径。也有一条大马路,远远的样子。站在村口向北眺望,隔着松软的沙堤,隔着滔滔的袁河,越过开阔的田野,白练似的大马路就从山间飘逸出来,缠着绵延的浙赣铁路相向而行。一年到头,大马路上车子不多,突突突的拖拉机,呜呜呜的井冈山牌汽车,飞驰而过的草绿色吉普……稀稀拉拉的,有一辆没一辆。偶尔,或许十天半个月,或许一个月两个月,人们稀奇地看见马路上一溜烟尘由远而近,有人就用手一指,大声喊:“快来看哪,包车子!包车子!……”人们循着手指的方向翘首而望,果然看见一辆包车子,携着滚滚烟尘飞奔而去。

  “宝宝,快看,包车耶,大官耶……宝宝长大了也坐包车!……啊!”奶奶抱着孙子,妈妈抱着儿子,指着渺小的包车说。

  这种场面见得多了,我就常常发呆。我的身后是写满岁月的青瓦灰墙,我的眼前是绿油油的庄稼稻地。大人们说,包车子里坐的都是当大官的,不是书记就是省长。我知道了,包车子象征权力。我在田野里玩泥巴,在水沟里捉鱼鳖,光膀子,打赤脚,种田种地,长大了坐包车子,那恐怕只能是奶奶、妈妈们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吧?这个事情可以心里想,可以口里说,但是,真要想实现,那可比登天还难呐!

  四十多年前的七十年代,我不仅不敢想象自己能坐省长才能坐的包车子,还不敢想象自己能上大学。我以为,自己这辈子,大约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,朝五晚九地在地里劳作,拼尽力气,最多也只可能当一位生产队长,再生一堆娃娃儿,然后寿终正寝。可是不久,春天却来了,我成了村里第一位大学生。

  三十多年前的八十年代,我也不敢相信自己能有机会坐上那个带拖斗的什么小卡。我觉得,自己将来有一辆摩托车就不错了。神州这块土地,刀耕火种、老牛拉犁几千年,每一种进步都像乌龟爬,缓慢极了,所谓天翻地覆,不过是一句口号。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喊了多少年了,电灯是有了,电话在哪儿?我不相信眨眼功夫,生活就能花开富贵,物质就能鸟枪换炮。我依然想不到,那些井冈山牌,老解放牌的国产汽车很快就会销声匿迹。

  始终记得,在那个八十年代,县城里几乎见不到国产红旗轿车,上海轿车,大佬们能坐上草绿色吉普就兴奋不已,后来换成伏尔加,似乎更是不得了。不曾料想,进入九0年代,一觉醒来,神州大地好像成了一个魔盒,天天变出人们无法想象的魔术。马路上各种车子多起来,官员们的吉普车、伏尔加之类,转眼都变成了各种外国品牌的包车子。然而,这时我依然以为,能坐上这些包车子,没权没势是不可能的。当然,那些一夜暴富的人例外。但我只是一名教师,一位孩子王。三尺讲台是我的用武之地,哪能与包车子结缘呢?

  直到二十七八年前,国有企业蒸蒸日上,我改行了,进了国企,做秘书,做办公室主任。办公室有一辆国外引进的江铃小卡可以调度,上下班,到机关办公务,主任都可以坐上它,它也就成了我荣耀的一部分。如果老家有紧急的事情,我也可以叫司机呜呜呜开过去,一年一两次。这时,我有一种梦幻感:当干部真好!然而,公司老总开着崭新的本田包车子到处跑,随时随地,亦公亦私,无人约束,那是更好了。不过,我也不敢太羡慕他。我也有一辆江铃小卡偶尔私用,应该是有所满足了。至于父亲母亲,每次见我居然开着公司的洋车子回去,居然还是闻所未闻的什么“小卡”,俨然也有小小的自豪。

  但是,随老总出差,我也能坐那么一回两回本田包车子。但是,我有些不自在,总有一种小跟班的自卑感。

  直到整二十年前的那个十二月,我又实现了华丽的转身。国企改革前,组织将我调至司法部门,进了班子。这时,我们明里暗里都管一把手叫“老板”。“老板”一个人一辆车,真正意义上的包车子,可以随心所欲地专用,别人不能碰。可是,副职也可以有一辆包车子,这是人们,包括我,没有想到的。当然,副职的包车不能像“老板”那样,只能两个人共用。新世纪即将来临,包车子的品牌不可胜数,之前的伏尔加早已找不到踪影,县级单位、科级单位,很多都有包车子了,德国的,日本的,美国的,韩国的……五花八门。仿佛如入梦中,我和另一位副职共用一辆老旧的双龙越野车,据说是打击走私的。

  一切皆如父母所言,“长大了坐包车子”。他们似乎梦想成真了,我也犹如高高在上了。但是,我很忐忑。位低职卑,车与职位不相称,总有一种不自信,也不敢那么心安理得……我委实心底发虚,甚至有些许的羞愧。可是,有了这个车,事事方便多了,于是,要用车也好,不要用车也好,我还是顺手就用,开车就跑。

  时光长流如水,转眼又是五年,世间的变化,一如江河一泻千里。拿单位来说,兄弟市、县,同一体系的副职都有专人独用的包车子了,随时都可以满天满地到处跑。这时,我也暗暗希望享有这样的一辆车。相同的职位,人家有,我们也该有啊!在这样的大势下,很快,我也果真有了一辆大众朗逸。我的官虽然不大,居然也能享受国家花钱坐这样的包车子,似乎真正可以光宗耀祖了。

  曾经,我们两个人用一辆车,往往明争暗斗,我要用他不能用,他要用我不能用,还会闹得面红耳赤。如今,我一个人一辆车,二十四小时都掌控在自己手里,多么好!这时候,我也可以随心所欲到处跑了。同学密友千里之外,一溜烟尘就去了;想念母亲,手握方向盘就走了……我还暗暗遗憾,父亲不能活到今天,否则,他会是怎样的荣光呢?又或者,他会是怎样的愤怒?

 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,物质的文明一日千里,精神的文明也与时俱进。我常常自问,小小的官员这么任性,自己的胸脯比人家更高吗?腰板比人家更直吗?灵魂比人家更高贵吗?答案是,不见得!而且,我深深感到,很多人憋屈了,甚至是……“呵呵”了。

  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新世纪的前十年又过去了,许多平常人家纷纷购买了自己的“包车子”,街道上拥挤起来。政风也变了,不规范的“包车子”都被清理,开始依法依规管理,我们也将“包车子”上交了。

  现如今,我开自己购买的包车子好几年了,上班下班,走亲访友,自驾旅游……坐在驾驶位,我的胸脯挺得高高的。

  作者简介:李梦初,笔名(乳名)春仔,男,江西新余市人,现居江西铜鼓县。教过书,做过国企员工、公务员、法官。八十年代老文青,不忘初心,选择回归,现为江西省宜春市作协会员,《西南作家》杂志社签约作家。先后在《创作评谭》、《西南作家》、《新余日报》、《新余文学》、《仙女湖》、《宜春日报》、《宜春文艺》、《南来北往》等发表散文、小说多篇,并多次获奖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凯时娱乐

上一篇:保时捷增持电动汽车制造商Rimac股份至155%

下一篇:盘点国内5大汽车生产地你真的知道你的车是哪里生产的吗?